www.666588.com

虎思斡耳朵的斡耳朵的考证一码中特网站

时间:2019-11-11 23:45  作者:admin  来源:未知  查看:  
内容摘要: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搜索资料搜索整个问题。 Ordo,辽代称斡鲁朵(《辽史》卷三十一营卫志上有算斡鲁朵、国阿辇斡鲁朵等)、窝鲁朵(《辽史萧图玉传》有窝鲁朵城)、斡耳朵(《辽史天祚帝纪》有虎思斡耳朵城,《辽史国语...

  可选中1个或多个下面的关键词,搜索相关资料。也可直接点“搜索资料”搜索整个问题。

  “Ordo”,辽代称“斡鲁朵”(《辽史》卷三十一“营卫志上”有“算斡鲁朵”、“国阿辇斡鲁朵”等)、“窝鲁朵”(《辽史·萧图玉传》有“窝鲁朵城”)、“斡耳朵”(《辽史·天祚帝纪》有“虎思斡耳朵”城,《辽史·国语解》:“虎斯,有力称。《纪》言‘虎思’,义同。”)、“斡里朵”(《辽史》卷二十七有人名“虎思斡里朵”),《辽史·国语解》:“斡鲁朵,宫帐名。”金代称“斡里朵”(《金史》卷九十有人名“移剌斡里朵”)、“讹里朵”(《金史》卷十九有人名“完颜讹里朵”)、“讹例朵”(《钦定金史语解》卷一:“鄂尔多,亭也。”卷十九作‘讹例朵’,睿宗名)、“讹鲁朵”(《金史》卷五十九有人名“完颜讹鲁朵”),《金史·国语解》:“斡里朵,官府治事之所。”“斡里朵”承自辽,且沿用于元代,作“窝鲁朵”(耶律楚材《西游记》有“虎司窝鲁朵”城。按:虎司窝鲁朵,在《长春真人西游记》里作大石林牙。此外又作虎思斡耳朵、骨斯讹鲁朵、谷则斡儿朵、古徐儿国讹夷朵、古续儿国讹夷朵、亦堵等。参见杨建新主编《古西行记选注》,一码中特网站,宁夏人民出版社一九八七年六月版,第一百八十四页)、“斡耳朵”(《元史》中称为“斡耳朵”。明人叶子奇所撰《草木子》卷之三下“杂制篇”载:“元君立,另设一帐房,极金碧之盛,名为斡耳朵。及崩,即架阁起。新君立,复作斡耳朵。”中华书局一九五九年五月第一版,二○○六年三月北京第四次印刷,第六十三页。“斡耳朵”一词,在契丹语、蒙古语有“宫帐”、“宫廷”之意。参见达力扎布:《北元汗斡耳朵游牧地考》,载该氏:《明清蒙古史论稿》,民族出版社二零零三年六月版,第五十四页)、“斡儿朵思”(《蒙古秘史》续集卷二第二百七十一节有“斡儿朵思”,旁译“宫殿”;屠寄《蒙兀儿史记》中亦称作“斡儿朵思”)、“窝里陀”(彭大雅所撰《黑鞑事略》中称作“窝里陀”,《海宁王忠悫公遗书》本)、“兀里朵”(李志常所撰《长春真人西游记》卷上作“兀里朵”,《海宁王忠悫公遗书》本)、“窝里朵”(李志常所撰《长春真人西游记》卷上又作“窝里朵”,《海宁王忠悫公遗书》本)。

  已故赤峰知名学者苏赫先生认为(参见苏赫撰《说北方民族的斡鲁朵习俗》,《昭乌达蒙族师专学报》一九九九年第五期“中国北方古代文化第二届国际学术研讨会专辑”,第二十六至三十五页):最早见于记载的斡鲁朵形态,应是司马迁在《史记》中记载的匈奴人的“瓯脱”。匈奴的“瓯脱”与后来的契丹、蒙古的斡鲁朵(斡耳朵),实是同事异指。究其故,乃代迁音转所致。始称(或译写)作“瓯脱”,后作“斡鲁朵”,其实语义一也。此点已无赘述的必要,学界已有了很好的论述(参见李桂芝撰《契丹大贺氏遥辇氏联盟的部落组织》一文中的“题前话——也释‘瓯脱’”部分,载《庆祝王锺翰先生八十寿辰学术论文集》,辽宁大学出版社一九八三年六月版)。

  “斡耳朵”这个词,亦作“斡尔朵”[清人于敏中等编纂《钦定日下旧闻考》卷三十“宫室(一元)”云:“鄂尔多,满洲语宫也,旧作斡尔朵。”],蒙古语为“ordu”,土耳其语为“orda”,通古斯语为“ordo”(日人箭内亘著,陈捷、陈清泉译:《元朝怯薛及斡耳朵考》,商务印书馆一九三三年版,第六十页)。箭内亘在此基础上更加明确地指出其内涵(箭内亘著,陈捷、陈清泉译:《元朝怯薛及斡耳朵考》,商务印书馆一九三三年版,第六十七页):“斡耳朵者,君长之宫殿也,因而为后妃之所住。而有一夫多妻之俗之蒙古国君长,则建有若干斡耳朵于相异之地,各置若干妻妾。故所谓斡耳朵者,与其谓为君长之住处,宁谓为妻妾之住处,斡耳朵之主人,非君长而为妻妾,非皇帝而为后妃也。”

  据日本学者白鸟库吉研究(转引自箭内亘著,陈捷、陈清泉译:《元朝怯薛及斡耳朵考》,商务印书馆一九三三年版,第六十二页):“ordu原为Kordu或Xordu,其语根Xor及Kor,有中央之意。今土耳其语为ortu、orta,亦有中央之意。”契丹语“斡里朵”又与满语ordo相当,意为“帝王之宫、亭子”(孙伯君、聂鸿音著《契丹语研究》,中国社会科学出版社二○○八年八月版,第一百一十二页)。这些词的基本语义如上所述为“中央”之意,在汉语中是“宫”的意思(程嘉静撰《蒙元时期的斡尔朵》,吉林大学硕士论文二○○六年十二月,第二页)。

  中国学者牛汝极先生也对“ordu”的含义作了系统的研究(牛汝极著《十字莲花——中国元代叙利亚文景教碑铭文献研究》,上海古籍出版社二○○八年十一月版,第一百零八页):“ordu一词屡见于古今突厥语和蒙古语中,其本义为‘牙帐’、‘皇宫’、‘宫殿’、‘王室’或者‘首府’等。在宗教文献中也作‘神宫’讲。后该词又作‘军帐’、‘军营’讲。该词的变体形式有ordo、orda、urta、urdu等。在现代诸突厥语中,该词还有‘中心’、‘中央’、‘中部’的含义(参见G.Clauson,An Etymological Dictionary of Pre-Thirteeth Century Turkish,p.203)。”2019-11-09德信·泊林印象说明会侧记www.24075.com山东:定点发车 准点到站 济南公交27条